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战栗情人节
战栗情人节
2013年2月13日晚间10点。

  昏暗房间内三名男子讨论着如何迎接明天『情人节』的到来。

  “明天就是情人节,不知大哥打算怎样〝庆祝〞情人节”身材较矮的男人说道。

  “对啊!明天就是情人节,大哥这回可要彻彻底底想个破坏情人节的好方法才行”体形较肥胖的男子说道。

  “我想想;记得大前年我们三兄弟分别在情人节当天的广播节目上点播了〝分手快乐〞、〝爱不对人〞〝无言的结局〞这几首歌来送给天下间的情侣。

  前年情人节我们兄弟三人是到山顶从背后把一对对的甜密依偎看夜景的情侣给趁机推下山”“对对对…一想到当时那些被我们推下山谷女孩所发出的惨叫声,小弟弟就又不争气地站了,不行了,不行了,想到就受不了。」肥胖男子瞇着情慾的双眼,喘息说道。

  “老三,争点气别让老二看笑话,才一些惨叫声就能让你爽成这样吗?留点体力,明天大哥我带你们二兄弟去开开荤。

  三兄弟为首的大哥徐徐说道。

  “大哥,我真是愈来愈期待明天的到来了”老二、老三幸奋说道第二章猎物?猎人?台湾正逢今年最大的寒流来袭,摄氏五度的低温使得台中着名的夜景观点—大度山望高寮,只在一台黑色休旅车孤单停靠着,在冷洌刺骨寒风中愈显孤单。

  “不要啊哲夫,万一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一名长髮披肩面色泛潮红的女生无力扺抗着,身上那件白色针织套头毛衣已被斜推到露出红色胸罩的下缘,说明战况的惨烈“采洁小宝贝,这幺冷的天气,这地方不会有人来的给我揉揉,几天不见好像你又大了不少。」

  哲夫一边说着,一边手伸进毛衣隔着胸罩狎玩着采洁的玉孔,采洁的玉孔随着哲夫手的揉捏拉扯,不断变化着不同的形状,哲夫廷甚至可以感受到胸罩下的蓓蕾已悄然而立。

  “嗯‥不要……那里不行……哲夫算我求你了,我们回家吧!回家后看要怎样都随你,好不好哲夫!」

  采洁低语呢喃着,采洁保持着神志中最后一丝清醒试图阻止哲夫进一步的行动,采洁跟哲夫已是交往三年的情侣,两人关係发生也不下百次,但生性害羞的采洁怎样也不能接受自己跟男友在一个荒郊野外做出这等当勾当,要是真这样做了,那个跟路上随地交媾的野狗又有什幺不一样呢?采洁心里如此想着。

  “你说的,回家后一切随我。」

  哲夫无奈停下手上的动作,因他知道女友采洁生性胆小害羞,要让她在这野外跟自己玩起打野炮也有所困难,倒不如把握刚刚采洁说答应的话,回家后好好地调教一番。

  上次听朋友说玩后庭花好像很有感觉,不如趁今晚这个好机会;一口气把后面的洞开了,让自己试试这个滋味究竟有何不同。

  “不过,在走之前先让我亲一个再说。」

  正当哲夫作势要亲吻时,忽然被一道的白光打断了这亲嘴举动。

  一个由强力手电筒所发出的灯光,正透过黑色的防光纸直射而来。

  “妈的,是那个不长眼的混蛋王八蛋,坏了老子的好事。」哲夫心里咒骂着。

  哲夫摇下车窗正打算骂骂是那个不长眼的东西,玩这样的恶作剧坏了自己的好事时,一只毛绒绒的大手猛然伸入车窗内,连拖带拉地把哲夫从车厢拉出,哲夫不算太矮,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可跟眼前大汉相比简直连屁都不是。

  眼前这名大汉身高最保守的估计有二米一那幺高。

  哲夫一被拉出车厢外时就像拎小鸡般,被人拎在半空,吓得哲夫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地,连骂人的话都不知到跑那去了。

  那大汉满脸的落腮鬍,身上的肌肉都更是吓人,三头肌、二头肌、腹肌、胸肌、背肌、烧鸡、烤鸡、麻油鸡、肯得基,反正林林总总叫的上名的肌身上都有,体毛又多;活脱像只南非来的银背大猩猩。

  “你好,我叫梅仁理,很抱歉打扰你们的约会,希望你不会怪我吧”巨汉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摆出一副应该可算是〝微笑〞的表情自我介绍。

  没办法一般正常人是很难分办出猩猩微笑的表情是怎幺样的。

  哲夫被扯住衣领,脸色发白手舞足蹈的舞动着,连呼吸都有困难更谈上回话了。

  梅仁理似乎也发现哲夫不寻常的地方。

  手一鬆哲夫像个自由落体般落下,重心一个不稳跌个狗吃屎。

  哲夫连忙拍去身上的尘土,赔着笑脸说道:「不会,当然不会怪你了大佬,没事的话我跟我女朋友先走一步了”哲夫话一说完连忙想上车发动引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没走几步路,哲夫发现自己又〝浮〞在半空中。

  “跟你打个商量好不好”梅仁理露出一个自以为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要钱是不是?我身上有三万现金,要不够我可以把提款卡给你,让你自己去领,我的密码是:0806449。

  我保证不会报警的。

  求你让我跟我女朋友离开好不好!」

  哲夫近乎哀求说道。

  “你看我的脸像是干强盗的人吗”梅仁理严肃说道“不只像,简直就是”可这话哲夫只能让他烂在心理不敢说出来,说出口的话是:「不像,大哥玉树临风、风流悌棠,可说是天上少有、地上无双,又怎幺会为了区区小钱做起山大王的生意来呢?你瞧我说对不对?」

  “好说!好说!我这次来是打算跟你借个东西。」梅仁理揉了揉手不好意思说道“什幺东西,大哥一句话,小弟一定借。」哲夫逢迎地说道

  “没什幺,我们一家三兄弟都没有女朋友,今晚想借你的女朋友来用用,来过一个难忘的情人节”梅仁理口气平和说道,就好像去邻居家中借一瓶酱酒般的自然。

  哲夫脸色悖然一变,本想息事宁人的解决没料到对方竟开口提出这个一个要求。

  正谓:孰可忍,婶婶不可忍!,为了男人的尊严,为了男人的自尊,为了世界的和平!在情,在理都要拚他的鱼死网破,拚他个花开富贵,拚他个大吉大利…“我知道这样做对你也许很不公平,所以我们三兄弟决定给你个机会,出来吧!二弟、三弟!」

  随着梅仁理的话,从远方的草丛堆中出现两个人,一个身高一百八,体重一百八。

  说到这你一定觉得奇怪;身高一百八,体重一百八,那不成了一个肉球。

  正所谓:一样米养百样人,别说长的像是肉球,长的像是长方形、四方形、荾

  形、三角形都大有人在。

  这肉球人正是二弟“梅仁耀」。

  二哥都长得如此有个性了,老三当然也不能落于人后,老三有双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圆形黑色的胎记在鼻头,身高一米五,瘦瘦小小的身材,要是给他头上装上两个圆圈圈活脱是只米老鼠。

  这只米老鼠正是老三“梅仁艾”“单挑还是群殴,只要你赢了,我保证你可以跟你的小情人平安离开”梅仁理说道故作大义凛然说道哲夫暗自评断对上这三兄弟的胜负关係。

  老大梅仁理活脱是只猩猩,跟他打无疑是送死。

  老二梅仁耀虽说是个胖子大肉球但吨位惊人,跟他打万一不小心被压到的话稳死不活,不能打。

  只有这老三长得还像是个人,长得这幺瘦小就算我万一不小心被他打到也不会痛,相对的自己可藉由身材的优势来好好欺负他,就这样决定了-----就选老三。

  “我选择单挑跟个子最矮的那位”哲夫豪气干云说道“你是不是搞错了,单挑是指:你一个单挑我们三兄弟”梅仁理近似无赖说道“那跟群殴有什幺不一样?」哲夫急忙问道“当然不一样,群殴是我们三兄弟打你一个”梅仁理瞪大眼说道“你是不是在玩我啊!大佬!」

  哲夫无力道“就是玩你怎样?不爽的话,拳头上见功夫。」梅仁理已经把拳头按的霹啪作响,準备好好招待一番第三章呜叫吧!书上常常写道:邪不能胜正。

  从这铁律推断,哲夫无疑是邪恶的一方,因为他输了,输的不能再输,整个脸被打成猪头般,要是西游记要再重新选角的话,这哲夫一定可顺利赢得二师兄角色一职话说到正义一方,正谓:自古赢得佳人的心都是英雄人物,这梅家三兄弟,算不上什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所以他们赢得不了什幺佳人的芳心,他们只有赢得佳人的肉体昏黄的烛光下,细緻雪白的肉体被粗糙的麻绳綑绑着,有着一股不搭却又和协的美感,这名女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采洁。

  向来害羞保守的采洁正承受有生以来最大的屈辱,她两只大腿被麻绳绑成了一个M字形,那神祕的山谷正一览无疑被人展示着,无论山谷上的萋萋芳草,山谷裂缝的恼人的小红豆,大阴脣、小阴脣等…“哇!这就是女人的那里啊,看来跟A片的差不了多少”老三梅仁艾惊叹说道“大哥,二哥,你看这女人好骚啊,被我们这幺一看,那个地方好像流出水来了”采洁长这幺大以来,头一遭被人像是绑青蛙般绑着任人欣赏,要命的欣赏的还是三个不认识的人。

  采洁觉得自己淫户好似火烧快要融化般,莫非自己真是个蕩妇淫娃,是个暴露狂,但仍嘴硬说道:「没这回事,那是这是温度高流汗而已。」“哦,流汗,这个籍口不错哦!可是你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流汗,只有那个地方会流汗,来来来,我帮你擦擦。」

  话一说完,老二〝梅仁耀“,手便往采洁的阴户贴去,一只手像是抽风似地死命在裂缝上的小红豆上揉按着。

  “咋‥咋…要命了,大哥,三哥,你看这小妞汗是他妈的愈擦愈多;擦的我整个手指都黏呼呼似的。」

  采洁没想到,一个身材如此庞大的肉球竟有着如此一双灵巧的手指,这个指法堪比古龙小说中的灵犀一指,也可比金大师文中的一阳指,从她二十二个年头来,第一次体会什幺叫个高潮不断,可比岸涛惊浪一波接一波,而自己好比惊浪上的小舟,被这一波接一波的高潮顶的是不知今夕是何年,忘了自己是受害人的身份,忘了该保留一分女性的仱持,好比是一个迷失在肉体关係的雌兽,只剩本